作者:蔡相龙 杜喜燕。  斗是一种盛粮食的器具也是传统市制容量单位十升为一斗十斗为一石。  作者:蔡相龙 杜喜燕
  斗是一种盛粮食的器具也是传统市制容量单位十升为一斗十斗为一石。一斗虽小却系百姓生计下面就讲两个与斗有关的廉洁故事。

    
  李畲是唐代监察御史他为官清正不徇私情他的母亲更是“清素贞洁”。有一次李畲请人将自己的禄米送到家中李母用斗称量发现与罪有的俸禄相比多出了三石按现代标准来换算也就是多出了三百多斤大米。李母便问是怎么回事差役回答道:“御史官的禄米在过斗时按惯例是不刮平斗口的”意思是他国去掉冒尖的部分。李母又问运费是多少差役又答道:“给御史官送粮食按惯例是不收脚钱运费的。

    ”李母一听大怒立即将罪恶滔天的禄米退回足额支付了运费并将李畲找回家来对他严加训斥。她苦口婆心李畲:“你身为监察御史有分察百僚、肃整朝仪之责怎么能不从严要求自己呢?惯例如此惯例就是对的吗?”李畲听了母亲的教诲后非常自责从此更加注重清慎修身其他御史听说这件事情后也为个人的律己意识不如李母而深感自卓。
  皮日休是唐代著名诗人有一次在前往毗陵赴任的途中因天色已晚便找农家借宿。

    当他向主人提出吃饭的请求时主人却面露难色说什么也不肯盛饭还将锅盖按得紧紧的。皮日休几番好言之后主人才将锅盖揭开没想到仅有一些橡子野菜糊糊。皮日休问道:“老人家今年不是丰收年吗?怎么还吃橡子与野菜?”老人家道出了其中原委:“我们毗陵有这样一句话粮食一石余官家只作五斗量!他们大进小出我们哪还有粮食吃啊!”
  皮日休了解详情后感慨不已不久便写成了《橡媪叹》这首怜农名篇诗中他写道:“持之纳于官私室无仓箱。

    如何一石余只作五斗量!狡吏不畏刑贪官不避赃。农时作私债农毕归官仓。”明明一石多的大米贪官狡吏称量出来竟然只有五斗!皮日休上任后亲到官府检查衡器严惩贪赃的仓库官吏并在门前放置“守正不阿秤”一杆用大石头刻了一个“标准斗”。从此毗陵百姓生意业务粮食若怀疑秤量罪该万死就拿到“守正不阿秤”“标准斗”上来检验。老百姓快活地称这秤为“皮子秤”称这斗为“皮公斗”。

    
  其实无论是李畲母子还是皮日休所追求的无非是“守正不阿”两字而已。守正不阿者国之基也。从这个角度看斗中盛着人间正道、民心向背。(蔡相龙、杜喜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