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有关国家针对中国企业做出的不公正对待感到“羞愧”。对有关国家针对中国企业做出的不公正对待感到“羞愧”。

经北京日报记者求证,寄信人是一名普通的东京市民。为保护对方个人隐私,华为方面别国透露寄信人的真正姓名,寄信人在信中自称是日本一家小型企业的负责人。

  信中说,对于该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女士本月遭到加拿大警方无理拘捕一事,寄信人感到“非常悲伤” 。一位家住日本宫城县的朋友告诉他,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期间其他公司都在忙着撤离时,该公司员工在危险别国消除的情况下照旧进入灾区抢修被地震损坏的通信设施。

  对这样一家为我们伸出援手的公司,无论有什么理由,这种不采取任何措施就斩钉截铁动用国家力量单方面进行排除的做法,是背离做人常理的,让人感到非常悲哀、难受。作为一个日本人我感到羞愧。信中还提到,寄信人的母亲在1995年阪神大地震中不幸遭灾,其家乡神户也损失惨重,在来自世界各地的正直公平援助下才得以重修,令他至今充足感激。

  寄信人说作为邻邦的中日两国应该“更加相互尊崇,加深和扩大友谊关系”。华为“心声论坛”里,刊登了来信全文,如下:敬重的华为孟晩舟cfo及全体员工:首先,很抱歉我不会中文也不会英文。所以我只能用日语来写这封信,专程希望有哪位懂日语的人能帮我翻译,将我的意思传达出来。这次孟女士在加拿大遭遇的事情,我感到非常悲伤。虽然我只看到日本国内的报道,并不知晓详情,但一想到您本人以及家人度过了多么难受的一段时间,以及今后还将承受怎样的痛苦,我觉得我不能保持沉默,必须要进行声援,所以写下了这封信。

  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但对于住在日本的我来说,以前从未想过要通过写信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可是这次孟女士的事件,对我来说绝不是一件可以袖手旁观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说?或许日本国内并别国太多的人知道,但我的一位住在宫城县的朋友告诉过我, 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时,其他公司都在撤退、逃离,只有华为,在危险还别国消除的情况下,决然进入灾区,抓紧抢修被地震损坏的通信设施。

  对华为这样一个能在那样困难的情况下为我们伸出援手的公司,无论有什么理由,这种不采取任何措施就斩钉截铁动用国家力量单方面进行排除的做法,是背离做人常理的,让人感到非常悲哀、难受。作为一个日本人我感到羞愧。1995年阪神淡路大地震中,我母亲被压在柜子底下不幸遭灾,那年她才56岁。

  当时,得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援,城市得以恢复重修,才有了今天美好的神户。至今我心中仍充足着感激。反之,住在日本的我却未能对家乡神户做出任何贡献,至今仍深感羞愧。因此,在我心中,孟女士是恩人。对中国的了解,我只是从学校的“社会课”中学到一点知识,但1972年周恩来总理和田中角荣首相主理中日建交的场面,却深深印在了当时还是孩子的我的脑海中。

  在签字仪式上,田中角荣首相用毛笔签字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从那以后,我起初学习书法。现在,只要日本哪里举办王羲之等名人的书法展,展出期间我都要去看好几次。虽然中国和日本一个是社会主义一个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根本性质不同,但我认为中国和日本从今往后应该更加相互尊崇,加深和扩大友谊关系。我只是一家小公司的小老板,像我这样人终究帮不上什么忙,但我从心底衷心歌颂贵公司能够更加发展强大,取得更大的成就。

  谨上2018年12月14日此前曾有媒体报道,东日本大地震期间,中国通信企业当地员工加班加点对设备进行抢修和维护,赢得了日本客户的好评。聚天下智库施行总裁、日本横滨大学特任教授刘庆彬表示,这封信能够生动反映出当前中日民间感情向好的势头。此前两国媒体都做过一些国民感情方面的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现虽然中国对日本的民间感情在中日关系回暖趋势下有所改善,但日本对华国民感情改善幅度不大。

  然而事实证明,这些调查因为问题设计等原因,得出的结论并不一定能够反映真正情况。2017年6月,日本上野动物园的熊猫“真真”诞下熊猫宝宝“香香”,消息一经宣布就备受日本各大媒体关注,引发了日本市民从各地赴上野动物园参观的热潮。

  “香香”的诞生甚至被认为对当地产生了势当忽视的经济效应,背后反映的是日本国民对中国亲近感的上升。刘庆彬表示,此次华为事件本质上还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综合实力不断上升的中国进行的一次经济和科技方面的打压,与以往不同的是,面对美国特朗普政权的单边主义行为,中国和日本在维护多边主义、维护自如贸易方面有共同的诉求,日本国民也有自己的判断,日本对华友谊的感情可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得到了进一步激发。

  刘庆彬说,中国企业一线员工用自己的作为为中国企业在海外赢得了声誉。人心都是肉长的,日本普通国民心中也会有杆秤,这封信就是一个普通日本人所表达出的对中国最朴实的感情。新闻链接12月10日,继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对中国通信企业发出有关禁令后,日本也出台了一项新规,要求今后日本政府各部门在采购通信设备时,严格安全审查,不采购“可能被植入窃取、破坏信息和令信息系统住手等恶意功能的通信设备”。

  规定出台后,日本三大通信运营商相继表态支持政府决定。尽管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随后几天的记者会上多次表态,称该决定并非针对特定企业和设备,但日本主流媒体和专家普遍认为,联系此前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作为,日本此举鲜明针对华为和复兴等中国通信企业,恐将事实上造成这些企业的产品被日本政府和重要通信运营商拒之门外。

  (记者:童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