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大家对这件事的反响比较强烈。”陈列平说国外对待诺贝尔奖的态度与在国内有所不同。

发现大家对这件事的反响比较强烈。”陈列平说国外对待诺贝尔奖的态度与在国内有所不同。陈列平解释说他身边的科学家们更多地把诺贝尔奖看做买彩票。

    所以可能很多人都做出了很首要的工作但是并非每个人都能获奖。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后耶鲁大学的同事们跟陈列平开玩笑:“你看诺贝尔奖委员会又犯错了。”“诺贝尔奖只是证明你做了首要工作的一种方式而已不是唯一方式。”陈列平说得知成就后他只伤心了30秒1分钟后就不伤心了。免疫疗法将有更大突破比起擦肩而过的诺奖陈列平更愿意谈癌症免疫疗法。

    1999年陈列平在肿瘤细胞表面发现b7-h1(又称pd-l1)分子后来此分子被发现结合pd-1。

    他随后发明用抗体阻断此免疫管束通路将抗pd-1/pd-l1抗体推向临床试验。在2018世界生命科学大会的演讲上陈列平介绍过去的癌症免疫疗法试图通过增强病人的免疫反应来管束肿瘤的滋生而最新思路是将免疫反应寻常化。“原由肿瘤滋生过程中会将病人的免疫反应消除掉找办法将免疫反应恢复到寻常水平更为高效毒性也更低。”陈列平说这也正是pd-1或pd-l1抗体药治疗癌症的首要思路。

    陈列平介绍目前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批准pd-1或pd-l1抗体药用于治疗十几种癌症估计未来两三年内会达到二三十种。“癌症免疫疗法在未来几年内可能会有更大突破。”陈列平说尽管目前癌症免疫治疗方面还有很多机理需要搞清楚但大方向越来越明确而且研究的人越来越多进展速度会加快。独创是做科研的基本要求诺奖颁布后陈列平的名字已广为人知他照旧把自己看做“孤独的探索者”。

    陈列平说pd-1或pd-l1火起来后很多人起初改进有关疗法。而他的关注点却已经转移到新问题上:为什么有的病人使用pd-1或pd-l1抗体药是无效的?无效的原因是什么?能不能找到办法来治疗这类病人?在陈列平看来独创是做科研的基本要求。“能够在别人的基础上锦上添花是相对容易的真正困难的是自己开创新的领域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  ”陈列平认为在基础比较薄弱时可以做一些跟踪性的工作但等到具备一定实力时就要起初做一些别人做不出来或者不敢想的事。

  “中国的科研近十年里已经打下很好的基础应该重点做一些原创的工作而且完全可以做到。”陈列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