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年73岁。12月19日上午,二月河的遗体送别仪式在南阳市殡仪馆举行。享年73岁。12月19日上午,二月河的遗体送别仪式在南阳市殡仪馆举行。

  

据《河南日报》消息:二月河逝世后,对其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深切慰问。另据《南阳日报》报道,对二月河同志逝世表示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的还有:铁凝、李屹、钱小芊、陈宝生、谢伏瞻、王国生、陈润儿、南振中、宋照肃、金炳华、彭小枫、支树平、李金明、戚建国、郭旭恒、刘伟、叶冬松、申长雨、陈冬、习远平、赵实、翟泰丰、李冰、李敬泽、赵素萍、任正晓、孔昌生、穆为民、毛超峰、李文慧、王保存、戴柏华、程志明、谢玉安、刘炯天、罗益昌、任国荃、徐宝龙、徐航、杜祥琬、夏林、李慎明、陶克、卢长健、袁启彤、王全书、尹晋华、曹维新、张大卫、王菊梅、刘满仓、孔玉芳、张璞、王和平、田永清、万昌鸿、刘殿长、莫言、熊召政、周大新、柳建伟、阎崇年、吕启祥、张庆善、李庚辰、孙伟科、陈长琦、夏渌娟、张文深、霍好胜等。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教育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共河南省委、河南省人大常委会、河南省人民政府、河南省政协、中共河南省委办公厅、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河南省政协办公厅,省委各部委、省直有关厅局、省内高校,中共南阳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及二月河的故乡中共昔阳县委、县政府等敬献了花圈。

  不愿当官:“写作过程让他如一对官场保持着一份警惕”

二月河本名凌解放,1945年出生于山西昔阳,持久生活在河南南阳。40岁时,他起首文学创作,用20年时间完成五百万字的“帝王系列”:《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三部作品,由此改编的电视剧成为一代人的记忆。

  因爱黄河,他给自己的笔名取为“二月河”。10多年前,河南省委组织部找他谈话,想让他当省文联主席。

  二月河毅然回绝,“我不能任务、不能管人、又不能挣钱,你叫我来干什么?”在二月河生前的好友周大新看来,因写作历史小说时,二月河对官场的意识比普通人更加深刻。

  “这些写作过程让他如一对官场保持着一份警惕。”二月河不当官但冷眼旁观时事,近年来,他对反腐问题的密集发声引发关注。2015年,他的第一本反腐文集《二月河反腐》出版。

  取名二月河:“二月河特指黄河”“我爱黄河”今年8月,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二月河《密云不雨》一书,这也成为二月河生前出版的结果一本书。该书记述了他的祖辈、父辈及自己前半生的生活经历。二月河出生于革命家庭。

  早年父母亲所在的部队调动频繁,他只好不断地转学。“上学别国上好,小学、初中、高中都留级了,留到1966年。‘文革’起首后,高考没了,去当兵,参军又十年,33岁才当了指导员。别人33岁当正团,我还是一个副指导员,我不想当官了,我想做点事情。”不想做官的二月河,迷上了《红楼梦》研究,起首了文学创作。而自己取名“二月河”也有深意。

  该书中,他也回应了自己为何取名“二月河”。“到了二月天,就是凌汛,陕县这一带黄河并不结冰,结冰的是河套再接再厉。但到二月,黄河上就会猛然涌出大批大块的冰,布满河床,互相撞击着,拥挤着,徘徊着顺流滚滚东去,一泻而下,你会看到‘冰的队伍’从中条山和邙山下迟缓但毫不犹豫地‘向东进军’的壮观‘阅冰场面’,带着寒意也带着冰冷的肃杀之意。

  ”“除了书的内容与姓名的协调的原因之外,从根本的原因上说,是我爱这条黄河。所以在回答这一问题时我往往要加上一句‘二月河特指黄河’。”写帝王系列:“历史总在提醒我们,不要重蹈覆辙”二月河早年研究《红楼梦》,研究清史。1982年,上海召开全国第三次《红楼梦》学术讨论会后,二月河起首写作康熙。

  1985年底34万字的《康熙大帝》完稿,并于第二年6月出版。

  当时,知名史学家冯其庸先生看过后说,“你什么都不要搞了,《康熙大帝》就是你的前程。”二月河曾回忆自己熬通宵写《康熙大帝》的经历:早晨7点半,天蒙蒙亮,他就起床点煤炉子煮粥,然后骑言行相诡车买个烧饼吃,到单位上班;晚饭后睡两个小时,到晚上10点他再起来写作,一直到凌晨三四点睡觉。就这样,20年里,二月河写出了520万字的“帝王三部曲”《康熙大帝》《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

  由此改编的电视剧也成为一代人的记忆。“这就像是一次精神上的沙漠旅行,疲惫不堪,但只要穿过沙漠,前面就是绿洲。”他曾这样记述整个创作过程。 二月河在创作《乾隆皇帝》时已得了中风,加之常年的哮喘,身体一直不好。

  他曾在采访中谈到身体原因对创作带来的影响,“写完《乾隆皇帝》的时候,原来还想再写一本书的,嘉庆上台之后立即清查了和珅,这个历史事件跟乾隆是密不可分的,把这个历史事件放到《乾隆皇帝》后面,这样才完整,可是当时的身体状况不容许我继续写下去。”谈反腐:“现在的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2014年7月,二月河接受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的访谈时称,“我写皇帝并不是对皇帝情有独钟,而是这样的人容易带领全局。

  他们都是当时的最高统治者,而且他们所带领的时代又是中国封建社会结果一次辉煌,在回光返照中把中国传统文化的辉煌展示出来。”“我用这样的艺术形式来告诉大家,我们民族曾发生过这样的事。历史总在提醒我们,不要重蹈覆辙,作家的责任就在于此。”二月河曾说。2014年全国两会上,二月河因关于反腐的发言引发关注。

  “王岐山来了,我不说反腐说什么?”二月河回忆,对于反腐力度,他用了“蛟龙愤怒、鱼鳖兢兢业业”等形容。“读遍二十四史,别国找到现在这么强的反腐力度。”王岐山则用“知音”作为回应:“二月河的意思我听懂了。他写的‘帝王系列’我仔细看了。看了他的书,就能读懂他。”被王岐山称为“知音”后,二月河的名字就与反腐紧密相连。当时这位七旬老人几次向媒体解释,“我跟王岐山别国私交”。

  2015年在人民出版社的提议下,他的部分关于反腐的散文和小说片段结集成册,命名为《二月河说反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