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在分开潘多拉魔盒的道路上又近了一点。为什么是海洋生物。人类在分开潘多拉魔盒的道路上又近了一点。

为什么是海洋生物
说起美军对海洋生物的运用,美军很早就有训练海豚的例子(惨无人道啊),这一点就连玩耍“红色警戒”中也有体现。

  而根据2018年的美国国防战略:美国再次处于海洋作战力量激烈竞争的时代,将面临来自多个国家海洋力量的竞争。特意是各国新服役的潜艇隐蔽性越来越好,美军反潜愈发的感觉无力。

< 理论上讲,只要加大投入打破困局并不算难。但美军的境况大家也知道,军费不被裁减已是万幸,哪里又有钱往里砸呢?目前,美军对水下目标的监测以机电硬件为中央,耗资量强壮,而且也首要限于战术层面,用以保护航母等少数高价值平台,而在更广泛的战略层面则很少应用。为此,美军需要更为效果更好、价格低廉、时效更长的潜艇探测手段。而持久性水生活传感器(pals)项目正是这样一个神奇的海洋项目。

设想图:鱼群感知潜水器后,信息传递给信标,信标再通过卫星告知部队
海洋生物如何反潜
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的研究表明:对于一些相对常见的海洋生物而言,他们的遗传组成部分是可被修改的。

  这样,经过基因改造的海洋生物就可以对潜艇航行时留下的某些非天然物质,如金属或燃料等会作出反应。之后再对海洋生物的反应信息进行捕捉,就可以探测到潜艇的踪迹。

在缺钱的今天,传统反潜监测手段恐怕连壕者美帝也不太用的起了
以海洋中常见的微生物为例。虽然单个微生物针对附近潜艇作出反应后,产生的电信号非常微弱。但如果有几百万、几千万个微生物同时作出反应、产生电信号,它就很容易被美军舰艇或飞机捕捉到,从而发现对方潜艇。

  此外,微生物的另一大优势是可自然滋生,使得这一探测手段不断获得扩展和更新。换句话说微生物一家成了美帝的“长工”,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

darpa已经把计划挂在了自己的官网上

顾“长工”的风险
虽然以海洋生物作为探测潜艇载体的想法,可以说是脑洞大开。但这一项目同样面临强壮的风险——污染生物基因库,破坏海洋生物的生物链,更要紧的甚至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相应,变成一场全球灾难。

  不过,这项计划的发起方“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一直都是这样一个脑洞大开,但底线很低的机构。

darpa官网首页,如x-29验证机、海影号试验舰、哈勃空间望远镜,都与他们有关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又称darpa(读作:dapa)是国防部下属的负责新兴计划技艺发展的军队部门,独立于其他军事科研和开发机构,了当向国防部高级管理层报告。

  很多转变世界的技艺,如现代互联网、哈勃望远镜、隐身战机等,都是他们发起或资助的。再比如现在的我们使用计算机的图形展现界面也是他们的慧眼杰作。

虽然楼门都略显破旧,但很多转变世界的古怪设计或技艺都源自于此
虽然,darpa人员并不算多(只有约220名人,其中约100名还是管理层),但这这群专职开脑洞的人却是美帝核心科技的排头兵。

  与之相对他们的“道德底线”却非常的底,只要是能够征服敌人,没什么脑洞是他们不敢开的。只是,当道德底线跌破下限,将手伸向“造物主”权限时,防范敌人亦是在毁灭自己。

总有一天机器人会思考
既然人类能质疑上帝
那么机器人为什么不能质疑人类?